宋代哥窑瓷器:金丝铁线

2017-11-16 133
 
 
哥窑是宋代五大名窑之一,它与汝、官、定、钧窑齐名,是为宫廷烧造御器的官窑。其产品历来珍贵,明代宣德时,宫廷藏品目录《宣德鼎彝谱》即有“内库所藏柴、汝、官、哥、定”的记载,清代乾隆皇帝更将哥窑瓷器视为珍品。现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和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哥窑器,均为历代宫廷旧藏,加上其他流散于海内外的传世品,约计也只有300件左右。传世的“宋哥窑”与“宋官窑”一样,迄今未曾发现确切的窑址,既没有在文献《天工开物》记载的地区——浙江省龙泉县觅到遗址和残片,也不见于宋皇室陵寝的随葬品中。(宋陵多早被盗,故历史上有无不详,此类情况与汝、官窑器相同),故至今还难以从考古角度寻找科学的佐证材料。
有关哥窑的文献
 
元代至正二十三年(1363年)刊《至正直记》,记述作者于乙未冬在杭州时,“市哥哥洞窑者一香鼎,质细虽新,其色莹如旧造,识者犹疑之。会荆溪(宜兴)王德翁亦云,近日哥哥窑绝类古官窑,不可不细辨也……。”明代洪武时曹昭著《格言要论》,提到“旧哥哥窑出。色青浓淡不一,亦有铁足紫口,色好者如董窑,今亦少有。成群对者,是元末新烧,土脉粗糙,色亦不好”。明代宣德年间,宫廷的《宣德鼎彝谱》记载:“内库所藏柴、汝、官、哥、钧、定各窑器皿,款式典雅者,写图进呈……。”比《格古要论》晚一个世纪的《浙江通志》云:“处州县南七十里曰琉华山,……山下即琉田,居民多以陶为业,相传旧有章生一、生二兄弟,二人未详何时人,主琉田窑造青器,粹美绝冠当时,兄曰哥窑,弟曰生二窑……。”此为章生一、章生二最早之说。明代嘉靖四十五年(1566年)刻《七修类稿续稿》中说,哥窑与龙泉窑皆出处州龙泉县,南宋时有章生一、章生二兄弟各主一窑。“生一所陶者为哥窑,以兄故也;生二所陶者为龙泉,以地名也。其色皆青,浓淡不一,其足皆铁色,亦浓淡不一。旧闻紫足,今少见焉,唯土脉细薄,釉色纯粹者最贵。哥窑则多断纹,号曰百圾破……。”明代万历十九年(1591年)高濂《遵生八笺》在谈官窑时说:“官窑品格,大率与哥窑相同”,“窑在凤凰山下”,“哥窑烧于私家,取土俱在此地。”清代许之衡著《饮流斋说瓷》称:“哥窑,宋处州龙泉县人章氏兄弟,均善冶瓷业,兄名生一,当时别其名曰哥窑,其胎质细、性坚、体重、多断纹,即开片也,釉以米黄、豆绿二色居多,有紫口铁足,无釉之处所呈之色,其红如凤唇,其釉极厚纯粹,万千年而莹泽如新。元末明初,既唐英屡有仿制,然远不及宋型之精。”
以上文献,可资参考。
 
关于哥窑器的化验
1964年,故宫博物院为了进一步研究宫廷旧藏的宋代哥窑器,向上海硅酸盐研究所提供“哥窑”实物标本进行化验,测定结果表明:“其胎釉的化学成份、纹片的颜色以及底足切削形式等都与龙泉窑址出土的黑胎青瓷不同,比较说来,传世‘宋哥窑’在好多方面都和景德镇的同类型作品比较接近。”这一化验结果发表后,在国内外陶瓷界引起很大震动,此后研究者多以此为据论述哥窑,因而出现了一些新的问题,诸如过去的“元代说”、“明代说”再起,致使宋哥窑传世品的历史价值和经济价值有所降低,由此而导致新的认识混乱。另外,根据化验结果所指,在江西省景德镇一带寻踪觅迹,始终未见类似的宋、元之器。而按明洪武时成书的《格古要论》所提碎器窑同于哥窑的开片,《陶说》关于江西省吉州窑烧碎器之说,顺藤去摸瓜亦无所获。一、此次故宫博物院提供的化验标本,为一件米黄色釉碗的残底,其“胎釉外观特征、胎釉化学组成和分子式、光谱分析的结果、显微结构都与景德镇的同类作品比较接近”。该标本早年为北京东四南大街天和斋郭静安先生的挚友孙华峰之物,1942年由孙瀛洲老师购得收藏,1956年捐献给故宫。因其与故宫旧藏“哥窑”器相近,故经院领导批准,将此碗底割裂一半,作为化验标本。二、我们相信化验所得数据是科学的,但目前仅以这一残品孤例作为立论根据,看来尚嫌不足。这就要求将此类研究再深入一步,是否应考虑,从标准的完整器上取样化验?以期得到更为确切的数据。另外,此次化验后残存的一半碗底也很重要,仍不失为进一步研究与科学化验的实物依据。
 
浙江“龙泉哥窑”
1956年以来,考古工作者曾对龙泉窑系的主要窑址多次进行科学发掘,清理了大窑、溪口、金村的窑址,发现黑胎、白胎龙泉青瓷。黑色胎质极薄,施青釉较厚,光泽莹润明亮,粉青、灰青色釉均有大小不等的细丝片纹,亦发现有厚胎厚釉之器。历史上称此类青瓷为龙泉仿官,也见于文献,但从未称之为哥窑,因为它与宫廷旧藏的宋哥窑器风格不同。有的学者因文献中有章生一在琉田主烧青瓷而曰哥窑的说法,于是将其定为哥窑;有的则又将其定为仿官窑或就是官窑。依此而论,窑址发掘品也就出现了“官”、“哥”不分也难分的现象。有的文献,如《遵生八笺》亦有此说。显然,将其定为官窑或哥窑都不合适。而传世宋哥窑也有官、哥不分的情况,当更有新说。上海硅酸盐研究所对传世宋哥窑瓷片的化验结果是,其化学成份与窑址出土的瓷片显然不同。此后,对龙泉窑青瓷系的其它窑址也进行了发掘,发现有类似的开片纹青瓷,于是又出现了它有可能、或就是宋哥窑的新论点。哥窑之谜至今尚未解开,研究者各执一说,似乎都有道理。学术问题的讨论应允许“百家争鸣”,集思广益,才能使研究工作不断深入。
 
宋哥窑的独特风采
宋代哥窑瓷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,笔者仔细观察,其琢器造型多以仿青铜器为本,古拙、质朴、浑厚。胎质坚细,可分灰、油灰、黑、赭诸色,其中胎质粗松者叩之声音沙哑,呈色土黄,似欠火力。釉质凝厚如同堆脂,色泽有粉青、灰青、油灰、月白、灰黄、深浅米黄等多种,釉间均开裂有不同角度的冰裂状纹片,色浅黄者如金丝,色黑者宛若铁线,两者相互交错如织,故名“金丝、铁线”。釉中蕴含的气泡密集,显微镜下如同聚沫串珠,凝腻的釉面则光泽莹润,油滑如酥。器口沿多尖锐窄小,故厚釉难以留存而显现胎骨黑色,此一现象传统上称为“紫口”。垂釉多在口边稍下处形成略为高突的环形带,是为哥窑器之一绝,除宋“官窑”作品外,后世各窑口作品及历代仿宋哥窑器均无此特殊现象。宋哥窑器底足工艺分为施釉裹足支钉烧和露胎圈足两种,多数器足因呈黑色而被称之“铁足”。支烧者钉痕小若芝麻,此为宋器之共同特征。支钉数量,较小的器物,如盘、碗等以三、五个为多,略大器物如洗等则达六、七个,鼎、炉的器里也多留有不等的支钉痕,系叠套烧所致,此后无这一烧法。露胎圈足,足背平齐或略圆,修足干净利落,手抓不起。其盘、碗器型多在晚唐、五代至宋初时最为风行,如花形口器、葵瓣六出口器和奓斗,尤其是葵口折腰碗最为典型,广见于越窑、汝窑、官窑、定窑及耀州窑,八方杯见于钧窑,贯耳瓶、壶、鼎、炉、洗也为宋初所盛行,与上述诸窑一样精致。可见,“宋哥窑”器为一定历史时期的产物。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宋哥窑器50余件,其中多为宫廷旧藏,少数来自社会,计有:盘口弦纹瓶(原系私人收藏,1940年征自扬州)、锥把瓶、贯耳瓶(分椭圆、六方和扁方三种)、投壶式小瓶、戟耳炉、鼎、盘、碗、洗等。(图一至四)台北故宫博物院亦藏有原宫廷遗存的各种造型器皿190余件(其中个别时代或许有误)。1992年初,香港佳士得公司拍出宋哥窑八方贯耳瓶一件(传世品),预先曾到日本等地展览,在历史上一直被认为是稀世珍品。拍卖前,港埠收藏家欧百龄先生曾陪同笔者前往观赏,确是一件难得的珍品,与故宫及首都博物馆藏品类似。但这次拍卖会却众说纷坛,只拍卖到千万元,否则价码还会更高。清代乾隆皇帝好古成癖,对历代古器都进行过鉴别欣赏,诸如书画、碑帖、陶瓷、玉石等精品无不留有其鉴赏痕迹,书写或镌刻御制诗句,瓷器中尤以汝、官、哥器为多,有的还刻出甲、乙、丙、丁等字,揣度这些珍品的优劣。有的器物还附有带明代收藏家项子京(元汴)字样的梓檀嵌金器座。清宫秘藏西人画家郎世宁所绘的两幅弘历鉴赏古器图,画面中都有传世宋哥、官窑的瓶、炉、盘等,可见这些瓷器在乾隆时期已经十分珍贵。乾隆御制诗中亦有专门评论哥窑与仿哥器的诗句:“铁足腰圆冰裂纹,宣成踵此夫华纷,而今景德翻新样,复古成不易云云。乾隆丙申御题。”钤“古香”印章。早在两个世纪以前,乾隆皇帝就曾认识到这些器物具有早年遗物的特征,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所谓传世宋哥窑决非是元、明时期产物。我们期望,随着考古工作的不断深入,能够发现哥窑遗址,那时才能完全拨开所谓“宋哥窑”的迷雾。
历代仿哥窑
自宋迄清,哥窑器在历代多有仿烧,名曰“仿哥窑”或“哥釉”,官、民窑均有制作,传世品不乏其数,而且各具本朝特色。
 
元代《至正直记》所提的元代哥窑器确有其物,但与宋器大不相同,其胎体泛松且色灰黄,釉多呈浅灰白色,釉粗较薄,混浊无光,开裂细小纹片,视之似觉火候不够。其特征恰如明洪武《格古要论》所称“成对者是元末新烧,土脉粗糙,色亦不好。”实物见于故宫博物院所藏传世品双戟耳炉,以及明早期墓葬出土的成对器物。
 
明初仿哥窑瓷与元代雷同,见南京明洪武年间沐英墓出土的哥窑双贯耳长颈瓶,胎色灰黄,质不坚细,月白色釉,釉薄欠光润,开细小片,口部涂茄紫色的黄褐釉为饰,器型倾斜欠规整。扬州市博物馆也藏有明墓出土的与之相同的成对器物,其釉面同上,颇具南京明故宫、凤阳明皇陵等处遗存的明初青白瓷砖瓦之风貌。
永乐时期的仿哥窑,胎白轻薄,釉肥洁白光润,片纹开裂较大,为景德镇御窑厂的新作品。实物参见中国历史博物馆藏永乐青花莲瓣纹漏斗,其漏管正是哥窑风格。宣德时期的仿哥窑器多规整,胎质酥松,色灰黄,釉呈月白灰色,出现大小不等的片纹,釉表虽有同于白釉的桔皮皱纹,但与宋代哥窑釉面特有的酥油光皱绝非相同。器底已书有“大明宣德年制”青花款识,器物时代特点明显。故宫博物院藏有菊瓣式碗(图五)、鸡心碗。正统至天顺年间的仿哥窑器多为白釉,常有自然开裂纹片。见江苏省溧水县窖藏出土的梅瓶,仍具宣德器之风格。成化时期,御窑厂的仿哥窑产品比较独特,习见器少有大件、胎质白细而坚,釉质肥腴晶莹,光亮鉴人。釉色有天青、粉青、翠青、月白和黄色,器口和器足又有不施色釉与涂深浅酱黄或黑褐色厚釉之分,有的极为光亮,有的则无光泽。器底书“大明成化年制”,由于施釉较厚,青花款的透视效果深入釉底,并显黑、蓝之色,有的清晰,有的浅淡隐约。实物如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品双贯耳瓜棱瓶、八方高足杯(图六),上海博物馆藏撇口小足碗(原为北京之物),首都博物馆藏卧足杯及台北故宫博物院的一些藏品。1987年,景德镇御窑厂遗址出土有花觚、香炉等器。这些发掘品仅是釉肥,却少见明亮,恐是久受土浸或烧制温度不够所致。
 
嘉靖时期的仿哥窑器物有大有小,形体浑厚欠规整,胎白略松,釉面有光亮和不滋润现象,釉色有黄、油灰、灰白及淡青。黄釉一般多开大片,灰白釉多开小片,片纹色黑。器口施黄釉或不加色釉,光泽明亮、晦暗兼而有之。器型有葫芦瓶、梅瓶、香炉、桶炉、象耳炉、盆、洗等,多为传世品,炉、瓶也见于墓葬出土物中。工艺装饰采用露胎黑铁色印花兽面、蕉叶纹、耳饰及剔、雕花卉,比较新颖。万历时期的仿哥窑器,一般造型硕大圆浑,器体多呈歪斜状,工艺粗糙不规范,白胎,胎体较厚或厚薄不一,釉质肥厚、稀薄兼有,开裂片纹碎小者多黑色,大片纹者多淡红。常见器有梅瓶、撇口瓶、胆瓶、壁瓶、薰、炉、罐、棋子罐、盆、洗、印池、诸葛碗(温器)、葵口碗、菊瓣碗等。器口亦有加饰酱黄或深褐色釉者,藉以表示“紫口”。并派生出哥窑青花,或加赭、白色为图案纹饰。款识有“万历年制玉堂佳器”、“玉堂佳器”、“福”、“雅”、“制”等。传世品较多,亦出土于万历、天启、崇祯时期的墓葬之中。
 
清代康熙时期,景德镇御窑厂继承前朝工艺传统,也烧造仿哥窑器,而且工艺水平大为提高。此时的仿哥窑器造型庄重,胎质坚细而白。釉面坚致,玻璃质光泽性强,有黄、米白、蓝、绿、红、苹果青等色。器型有长颈扁瓶、胆瓶、橄榄瓶、炉、洗、盘、碗等,有的刻“中丞”二字,系为郎窑作品。雍正时期的哥窑瓷,系由唐英受命驻御窑厂督陶,集名工匠师刻意仿古制作,摹古青铜尊、壶、觚、罍、注、洗、奓斗等,型制新颖多样,规整秀巧,胎为铁灰色。经火烧结后,外表铁黑或泛油亮光泽,釉质光润,有油灰、灰青及粉青色。由于胎体含铁而具有自然的紫黑色,施釉露骨,故亦能出现“紫口铁足”。此时正值清代制瓷工艺水平的最高时期,仿制作器最为形肖。不过,尽管处理胎釉技艺高超,由于时代所限,仍难与宋哥窑的自然特征相媲美。乾隆时还是唐英督理陶务,仍旧继续仿制哥窑瓷。乾隆皇帝虽然屡有谕旨,希望仿制瓷力求逼真,但由于客观条件所限,工艺上始终未有超越。其工艺、造型、胎质、釉色等基本与雍正器相同,只是釉色基调由灰青发展到灰白、米黄、黄、蓝、绿色。雍正、乾隆两朝的仿哥窑器(官窑),都书写青花篆书年款,或受皇帝之命着意仿制不署款器物。自嘉庆、道光直至清末,官、民窑依旧烧制仿哥窑,其型拙,胎厚,质白,釉质多松懈肥厚,主色灰白,与早中期作品相比大为逊色。瓶、盆、碗、洗的器足宽厚,往往加涂黑色釉表示“紫口铁足”,或不施釉而露白胎。官窑器写款,民窑则多书刻“成化年制”,涂以黑色。
 
综观历代仿哥窑器,其艺术效果无一能与宋哥窑相媲美,充其量只能作为每朝的代表作而已。
 
新的启发
历史上各朝精心仿制官窑、哥窑,到头来却无一能及,近年为弘扬传统文化,先后恢复许多历史名窑,诸如:汝、官、钧、定、耀、磁等,结果仍旧逊于古人。但事出偶然,有开封某工艺品厂,本为数人初创小厂,为恢复北宋官窑,几人小组即着手试制仿古瓷。他们仅以台北故宫藏瓷图版为范,参照摹制,结果成品从造型、胎体、釉质到表面光泽,都基本与传世的宋代官、哥窑觚、瓶类型相同,即便是口边下垂积釉也呈现得维妙维肖,这确是出人意料的效果。复制宋官窑器,而效果恰恰酷似传世品中的官、哥之器,这对研究两宋官窑及宋、元哥窑都具有新的意义。据说开封地区不出瓷土,宋时情况不得其详,而今一个小厂却能巧夺天工,可谓一奇。如此看来,传世宋哥、官窑器或许就是出产于这一地区,也未可知。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文章源自:铁线工艺品厂家       www.tctiancheng.com
推荐新闻